東莞市藍菲酒業有限公司 - 中國知名進口紅酒企業!   全國免費熱線:藍菲酒業電話 400-8766-199
紅酒代理_進口紅酒代理_紅酒加盟_葡萄酒加盟-藍菲酒業
藍菲酒業央視合作品牌
當前位置: 紅酒加盟 > 紅酒時事 > 行業新聞 >

酒界大師——帕克以及葡萄酒品牌

時間:2013-07-25 21:49來源:法國藍菲城堡 作者:法國藍菲城堡 點擊:
問:你葡萄酒品牌道路上第一站是法國真是一種幸運,如果不是如此你現在可能會成為什么樣的人?   帕克:這確實是一個令人不安的想法!幸運的是對葡萄酒呂牌而言,我擁有非同尋常的對于氣味和成分的回想能力,就像照相一樣。我總記得住我是在哪里和誰一起喝
羅伯特-帕克欠他妻子一個很大的人情。如果不是因為她如此迷人,帕克可能就不會因為擔心失去她而在她念大三的時候去法國看她,也就可能永遠不會品嘗法國葡萄酒品牌,那么他在葡萄酒世界的路途很可能就停留在一瓶叫做Cold Duck的讓他倒胃口的劣質葡萄酒上。   幸好帕克確實這么做了,所以有了他在1978年創辦的《葡萄酒觀察家》(Wine Advocate),那是他還是執業律師。這本雜志只能通過訂閱方式來獲取,沒有廣告。這本著名的雜志在創生之初受當時的活動家拉爾夫-納德(Ralph Nader)的影響很深。“當時有很多不錯的作家和很棒的葡萄酒品牌歷史方面的書,但卻沒有能夠很好的幫助到消費者。”帕克解釋說:“我不明白為什么就沒有人能夠簡單的去品嘗葡萄酒,并坦誠的給出他們的意見呢。”于是帕克決定開始這么做,并開始了為葡萄酒給出評價并用上了每個美國學生都熟悉的百分制打分。  
他恪守職業道德的評分方式成型于他在馬里蘭大學法學院上的一門課程,由日后成為調查“水門事件”委員會的首席法律顧問Sam Dash執教——利益沖突(conflict of interest)。帕克回憶道,“這件事情與利益沖突密切相關。所以當我意識到在這個時代,即使是最好的葡萄酒書籍的作者也或多或少涉足于葡萄酒交易,我很清楚他們不可能真正客觀公正地進行評論。”為此,他決定保持獨立,自己購買的葡萄酒,從不索取葡萄酒樣品,并自己為葡萄酒旅行訪問和住宿買單。雖然帕克承認有很多不請自來的樣品寄到了他在馬里蘭州的小鎮Monkton的辦公室,但他也表示每年買酒差不多要花掉10萬美元。  除了《葡萄酒觀察家》,帕克已經出版了十多本葡萄酒方面的著作,包括大名鼎鼎的《波爾多》(Bordeaux),這本書在2003版后還加上了副標題——“世界最佳葡萄酒品牌的指南”。聽一個紅酒加盟商朋友說他的作品已被翻譯成多種語言,他因為工作也獲得了國際性的名聲、榮譽和獎項,其中包括久負盛名的法國“榮譽軍團勛章”(L’Ordre de la Legion d’Honor)——由希拉克總統親自提名。但是不用驚訝,這樣大的影響力,也必然為他帶來了大量的批評。在帕克最近的一次專訪中,French Magazine雜志談到了他過人的天賦、他的批評者們和他最青睞的波爾多產區的驚人轉型。  
問:您的味覺是一個傳奇,您一年品嘗10,000款葡萄酒品牌,經常一天就可以達到100款,是怎么做到的?  
帕克:我不知道怎么回答這個問題,或許只有一個答案能很好的去解釋,那就是我熱愛我的事業,而且從頭至尾絕對的喜歡。  事實上,我花了一段時間才意識到我在品酒技能上的過人之處,即使如此,我還是認為這很簡單,可能是因為我比其他任何人都專注于沉浸在自己的領域中。但我認為品酒確實是一個關于集中和專注的問題。這和我生活中的其他領域不同,就像我的醫生跟我開玩笑時說的,我就是那類偏才型學者。這或許真的有道理,因為當我在學習法律的時候,我有很多的研究無法理解,因為我對他們不感興趣。  
問:你葡萄酒品牌道路上第一站是法國真是一種幸運,如果不是如此你現在可能會成為什么樣的人?  
帕克:這確實是一個令人不安的想法!幸運的是對葡萄酒呂牌而言,我擁有非同尋常的對于氣味和成分的回想能力,就像照相一樣。我總記得住我是在哪里和誰一起喝到的這種酒,我總能做得到。即使是在嘈雜擁擠的房間內,只要給我一杯酒,我的大腦就會立刻專注于這杯酒的香氣和口感,并且對他進行分析和加以理解。我很喜歡這么做并樂此不疲。  葡萄酒有一點好處是:每一個新年份都能讓你從頭學起,你永遠都可以做一個學生。你知道會遇到令人精神振奮的葡萄酒,反之也會有讓人消沉抑郁的葡萄酒,所以總會有追尋的快感。  
問:你會做些什么獨特的事情來保證自己處在最佳的品酒狀態嗎?  
帕克:當我進行品酒訪問時,我從來不在晚上出去,在過去的十五年中都是如此。在我三十歲的時候,我可以通宵熬夜,但這些年,我從早上八點鐘開始工作一直到六點或者七點結束,然后回到酒店,享用一點沙拉和水,讀讀書,然后就上床睡覺了。所以我一直保持頭腦清醒,從來不擔心有引發疲勞的因素。同時我通過親身體驗了解到,需要避開某些會對你的味覺引起不良反應的食物。  
問:比如說?  
帕克:嗯,我不太吃過甜的食物,比如說巧克力是大忌。它會在口中留下苦味影響對香氣和質地的感受。沙拉里的水田芥也會帶來很重的苦味。在我品酒訪問時還會避免任何辛辣的食物。我不認為我像有些人說的那樣有影響力,但是當寫下品酒筆記的時候我也不會草率,從早到晚每時每刻都會不遺余力的做出公正的評判。  
問:你自己的收藏在你的品酒體系中有多少分呢?  
帕克:我可以說,“如果你認為帕克坐在家里每天晚上都來一瓶99分的酒,那么你錯了。”我喝很多不同的葡萄酒品牌,它們來自阿爾薩斯、盧瓦爾河谷、羅納河谷…我的酒窖里有百分之九十到九十五是法國酒。我口味的多樣性足夠讓你認識到:很多偉大的葡萄酒來自于南美、澳大利亞、意大利、西班牙各地,但我是一個法國愛好者。法國是我學習葡萄酒的地方,是我的參照點。無論別人怎么說,沒有任何地方的葡萄酒能擁有法國酒那樣的陳年能力和優雅——還能很好地跟食物搭配。很多人嘗試過,但真的很難。對于葡萄酒的生產來說,法國有數個世紀的經驗和非常特別的葡萄酒產區。  
問:你試過完全不喝酒嗎?  
帕克:每年的八月我禁酒兩個星期,在該期限結束時我總是問自己,天哪,我是怎么度過這沒有好酒相伴的兩周的。  
問:你已經連續二十多年前往波爾多的葡萄園訪問。 在這段時間里你看到了什么樣的變化?  
帕克:波爾多的今天能出產更高品質、更集中的葡萄酒品牌,而且這一地區的葡萄酒生產也更多樣化了。當我開始寫作的時候,波爾多的前一百的名莊——那些1855列級名莊、圣愛美隆列級和波美侯的名家加在一起,只有大約20%到25%實至名歸。今天,我會說這個數字已經上升到90%到95%了。此外,輩出的新人在不斷推進葡萄酒的質量、打造新的名家,這些新生代的酒我在十年前都沒有聽說過,更別說二十年之前了。  
問:這種演變帶來了什么?  
帕克:這種轉變真正開始與埃米耶-佩諾(Emile Peynaud)有關,這位著名的教授于2004年去世。他剛開始擔任顧問時主要的建議就是:選擇成熟的果實。他在著作《葡萄酒的風味》中說,為了釀造偉大的葡萄酒,你不能只依賴于風土,還必須選擇成熟的果實;否則你只能得到生青的丹寧,高酸和不成熟的香氣。就像吃蘋果和桃子一樣,你也希望葡萄是熟的。他第一次讓人們意識到,葡萄酒的質量來自于葡萄園,保守的栽培工藝非常重要。
在純粹的文學作品中,無論是隨筆,還是小說、哲學,特別是詩歌中,有關葡萄酒的描繪則不盡其數。 2012年獲諾貝爾文學獎中國作家莫言 2012年10月11日,瑞典斯德哥爾摩,瑞典文學院宣布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授予中國作家莫言。莫言作品被西方人接受、喜愛的很大原因,就因為他們認為莫言的小說“最富有中國文化的色彩”。這與法國葡萄酒品牌不遠萬里來到中國,仍念念不忘“來自法國”其實是一個道理。
迷人的色澤,神秘的情思,柔和的醇香——葡萄酒不僅飽含了鮮活的生命原汁,還蘊藏著深厚的歷史內涵。有不少葡萄酒愛好者,他們不但喜歡葡萄酒所帶來的強身健體的功效,更喜歡通過與葡萄酒味覺、視覺和嗅覺的三重體驗,來感受都市的浪漫與摩登。 不過,在世人的普遍印像中,葡萄酒品牌一直是種外來文化,因而它長期被列入“洋酒”之列。但實際上,早在漢武帝時期,中國的葡萄酒業便已初現萌芽了。關于葡萄酒的歷史與文化在當時的一些文學作品中都能窺探一二。
李白在《對酒》一詩里曾寫道:“蒲萄酒,金叵羅,吳姬十五細馬馱……”這首畫面感極強的詩既說明了葡萄酒已普及到民間,又說明了葡萄酒的珍貴,它像金叵羅一樣,可以作為少女出嫁的陪嫁。實際上,李白不僅喜歡葡萄酒,更是迷戀葡萄酒,恨不得人生百年天天都沉醉在葡萄酒的芬芳里。《襄陽歌》就是他的葡萄酒醉歌:“鸕鶿杓,鸚鵡杯,百年三萬六千日,一日須傾三百杯。遙看漢江鴨頭綠,恰以蒲萄初酉發醅。此江若變作春酒,壘曲便筑糟丘臺……”李白幻想著將一江漢水都化為葡萄美酒,從詩中也可看出,當時葡萄酒的釀造已相當普遍。清末民國初,葡萄酒不僅是王公貴族的飲品,在一般社交場合以及酒館里老百姓也都飲用。 葡萄酒作為幸福和歡樂的源泉之一,是宴席中的主角,對各個時代的描述都證明了這一點。葡萄酒已超越了人們日常飲用范圍而成為一種優雅的生活藝術和精神文化。傳統文化和外來西方文明的匯集與碰撞,更造就了既有時代特征又有國際特色的葡萄酒品牌文化。 (責任編輯:admin)
------分隔線----------------------------
欄目列表
推薦內容
福建体彩31选7开奖走势